返回

從道果開始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十七章 武勝門缺糧!
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費在線網站都要關閉,請下載小說app客戶端閱讀本書
點擊下載
        現實。

    蜈蚣山。

    黎明到來,天色微亮。

    陳季川睜開眼,看到跟前陳少河已經醒了,正瞪大眼睛警戒四周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多睡會兒?”

    陳季川即使夜里,即使在大燕世界,也時不時出來看一眼四周,確保沒有動靜,才繼續進入大燕。前一次出來,是大燕半月前,放到現實中,也就是半個時辰前。

    當時陳少河還沒醒。

    “睡好了?!?br>
    “我幫四哥看著外面,小心被人摸過來?!?br>
    陳少河見四哥醒過來,臉上警惕嚴肅退下去,沖陳季川咧嘴笑著。

    然后才站起身,活動僵坐了一夜的筋骨。之前擔心吵醒四哥,現在就沒關系了。

    “不錯?!?br>
    “小心點好?!?br>
    陳季川點頭。

    他意識在大燕,現實中一有風吹草動他也能第一時間感應到,用不著陳少河把風戒備。但陳少河有這般謹小慎微的心思,陳季川是贊賞的。哪怕是無用功,也不去打擊陳少河的積極性。

    得了夸贊。

    得了認可。

    陳少河果然喜笑顏開,問道:“四哥,現在就趕路嗎?”

    陳季川看了看天色。

    太陽還未升起,月亮還未落下,但天邊已經放亮,已經不耽擱看路:“現在就走?!?br>
    蜈蚣山延綿四五十里。

    這是直線距離。

    人在其中,山巒起伏,要走的實際路程何止百五十里?

    昨日先是跑了三四十里,后換了衣服,洗了污垢剃了頭發,又跑了三十多里。算下來,還有一半距離,就能跑出蜈蚣山。

    七八十里路。

    對練習‘陸地飛行術’,一口氣能跑百里的陳季川來說不算什么。就算背著陳少河,有源力來恢復體力,陳季川也不愁力竭。

    “來?!?br>
    “上來?!?br>
    陳季川也不墨跡,站起身來,將身旁雁翅刀拿在手上,蹲在陳少河跟前,讓他上到背上。

    “哦?!?br>
    陳少河也拿起一口雁翅刀,伏在四哥背上。

    他知道。

    以他的體力,沒資格去擔心會不會累著四哥。兄弟倆都清楚,在累跟死之間,前者壓根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是一通奔跑。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陳季川用足射功,踢出飛石,打死一頭野豬兩只野兔。找到溪澗,簡單處理之后,讓陳少河生火,兄弟倆飽餐一頓,繼續上路。

    從黎明到清晨。

    從清晨到晌午。

    陳季川除了吃飯,其他時間都在狂奔。等到晌午剛過,就已經跑過七八十里山地,到了蜈蚣山邊緣。

    出山之后。

    往西面是建陵縣,往東面是理定縣。

    “陽朔?!?br>
    陳季川不往西不去東,繼續向北走。

    漸漸地,能碰錯落的村寨跟零散的鄉人。村寨大多空置,鄉人逃散無蹤。

    永豐、理定等縣氣候較為炎熱,兼之水系發達,因此多種兩季水稻。眼下正是夏收之后不久,按理說不該有這么多鄉人逃散才對。

    陳季川帶著疑惑,背著陳少河一通跑。

    一路上。

    或是十多個一家人,或是數十個一村人,一個個背著行囊,滿臉苦悶往北面趕路。

    “四哥?!?br>
    “我看路上好多村寨都空著,有好多水田,這些人為什么都不在村里待著?”

    陳少河伏在陳季川背上,好奇問道。

    有田有地。

    瞎跑什么?

    “匪過如梳,兵過如篦,官過如剃?!?br>
    “理定縣剛剛經歷大戰,這些人遭了難,只能背井離鄉?!?br>
    陳季川心里有些猜測。

    從沿途田地里的景象來看,今年的收成還不錯。既然如此,這些人還要拋田棄地逃難,很可能是遭了兵災。

    以往大楚的士卒手腳不干凈。

    如今。

    武勝門、漓水幫這些草莽幫派,一群泥腿子組建的軍隊,又能好到哪里去?

    “狗東西!”

    “慣會禍害人!”

    陳少河一聽,頓時明白了,嘴里罵道。

    殊不知。

    當初被人畏之如虎的陳家,與這些‘匪’、‘兵’‘官’并無不同。

    陳季川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搖搖頭。

    避過這些人,繼續往前。

    “四哥?!?br>
    “不跟他們打聽一下外面的情況嗎?”

    陳少河默默憋了一陣子,最后忍不住問道。

    難得碰見人。

    正好打聽打聽黑獄外面這些年的變化才是,怎么反而避開呢?

    “太乍眼?!?br>
    “這些人一看就是一家子,多的也是一個村子的,各自都很熟悉。我們兩個生面孔跑過去,問東問西,人家可不會搭理,說不定還要趕我們走?!?br>
    陳少河能想到的,陳季川自然也能想到。

    只不過他想的更多。

    在黑獄,與世隔絕了六年,找人打聽、熟悉外面的世界,這是必須的。但找什么人了解,就有講究了。

    除了要注意‘生面孔’的問題之外,還要找些見多識廣的人打聽才好。

    這些鄉人知道的恐怕不多。

    最好能找到縣城里的人,甚至是讀書識字的,那樣才能打聽到許多真實有效的信息。

    陳季川輕裝簡從。

    即使背著陳少河,速度也很快。

    一路超過不少難民。

    臨到傍晚的時候,終于碰見一群零零散散聚在一處的難民。觀察一陣,就發現這些人或是三三兩兩,或是五六成行,彼此間都有些疏離,顯然并不熟識。

    “就是它了!”

    陳季川放下陳少河,兄弟二人裝作不認識,先后混了進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張兄弟?!?br>
    “過來一起吃點?”

    鮑忠良看著不遠處的‘張遼’,出聲招呼。

    倒不是心存慈悲。

    而是因為他這一大家子走的匆忙,口糧帶的足,嘴里卻淡出鳥。見著晚些時候剛加入隊伍的‘張遼’手里拎著不知從哪弄來的兩只山雞,饞的直流口水。又見他左顧右盼,頗為局促,眼珠子一轉,就沖‘張遼’招手。

第十七章 武勝門缺糧!(第1/2頁)

通知:以后所有免費在線網站都要關閉,請下載小說app客戶端閱讀立即下載
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
成人播放器